當藍色的夜墜落在世界時,沒有人看見我們手牽著手。

PUPPY LOVE

跟基友聊天的时候,一时兴起涂了几个片段。

絮絮叨叨,根本说不上是“文”。

觉得还蛮有意思大概我是一个人。


落雷警告什么的就不写了

反正一切rps都是au

跳了很多应该认真交代的片段,但反正是存梗。

懂的人总归会懂的。


--------------------------


生田斗真×山下智久

PUPPY LOVE


誰にもわからない恋でも

二人だけの恋でも



生田跟小栗旬喝得醉醉地在路上走。

还有一大群人。

他在中间放肆地撒着娇,笑容灿烂得仿佛要将自己融化。

然后他听见伙伴中的某人隐约提起山下的名字,说那小子现在和以前变了好多你觉得吗。

生田心想他根本一直都是那个样子。

只是那个名字,像一只躲不开的狗爪,在他的心口上毛茸茸地摸了过去。他知道那只狗爪什么也不会摸到,除了那么一点没能包裹好的小感伤。

真的是非常轻微的一点。他对自己说。

他曾经无比希望他和山下能够成为像他和小栗,或者和松本这样的朋友。好朋友。亲亲热热,坦坦荡荡,明明白白。直到某一天他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和山下永远不可能成为那样的朋友。

他想酒精果然容易让人脆弱啊,于是笑得更大声了。

小栗旬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我说你喝多了吧。

他踮起脚抱着小栗的脑袋,对着腮帮子吧唧就是一口:喝多了。

小栗见怪不怪地乐了。

周围的一大群人也跟着乐。

生田对自己笑了一下。所以说还不如不是朋友。

 

生田现在的女朋友年纪很小。

他其实并没有特别想谈恋爱,同时又觉得谈个恋爱也没什么不好。

她出现了,他没有拒绝。就像风吹起来,一片树叶碰到了另一片树叶。

他像照顾小妹妹一样照顾她,她想做什么就鼓励她说去吧挺好,她做傻事就揉揉她的头。这让他隐约想起了被他一层一层又一层地埋进记忆深处的某些熟悉的东西,有些唏嘘又有些怀念。

但心里知道其实两者还是不一样的。

至少这次的他一点也不忐忑,波澜不惊、胸有成竹、游刃有余,所以一点错误不犯,简直完美。

除了温度。

有人对他说,自己面对爱情和友情的温度是一样的,不同的也许只是对象是男是女。

生田很想对那个人说,对他而言,温度其实是不一样的。

绝对不同。

只是这话,他从来没允许自己说出口。

 

女孩觉得生田果然和大家说的一样温柔,但是走进了才发现这春风般的温柔其实并非特指。

也许只是知道什么是正确,或者,只是习惯而已。她看不透他。

不过,这个看不透才是她觉得有点意思的地方。而不是温柔。

片场认识的新朋友城田君也很温柔,但他总说自己死党那种才算。

怎么说?女孩好奇地问。

是啊,怎么说呢。城田的脸孔笑嘻嘻的。不过说起来,你,唔,那谁,不错吧?

哈哈哈,八婆!她大笑着给了他一拳头。

 

电视剧拍完,山下去了夏威夷度假。肯定不是一个人,只有失恋的人才一个人去海边。

一道的都是老伙计。赤西,Jimmy,还有几个美国朋友。喜欢就是一辈子,他总这么说,他们也总听他这么说。但他很少有机会在那个人面前提起了。

城田也没有来,他忙着轧戏。电话里的他神秘兮兮地说,你猜我这次跟谁合作。

山下知道他想说什么,又不是没看过他的ins,但还是配合地问了一句谁啊。

城田似乎是笑了笑,说真可爱啊,超可爱的,但这样真的好吗。

跨着大海,他的声音听起来特别不真诚。

山下切了一声以显示自己的不屑。

一点不好,找你度假你都不来,朋友不要做了,再见。

从电话听筒里听到的自己的鼻音,有种微妙的含混。

城田哇哇大叫着说别别别!你可别学有些人,你不合适的。声音大得连一旁探头探脑蹭电话的赤西都听到了。他一把抓过电话对城田说安啦,他不要你我要你——眼睛却还看着山下。

山下作势挥了挥拳头,朝着大海的方向晃着胳膊走开了。

他心想,你们一个一个最后还不都那样。

海边的别墅早就买好了,party就在他的别墅里开。虽然没有立汤温泉,但是有美丽月亮的海。半年夏威夷半年日本,四舍五入也算勉强可以实现一半。

可实现了一半其实就是没有实现啊。

不过谁说少年时代的梦想是用来实现的呢。



——那么,到2000年为止都请保持可爱!但是,即使到了2000年,我也希望P一直可爱下去。所以,想冷冻保藏P!!一直可爱下去!

——讨厌啦!(笑)



——你还喜欢吃汉堡排吗?

——什么呀,你到底想怎样啦!



—END—



评论(8)
热度(28)

© 擁擠的樂園 | Powered by LOFTER